今天是
【福建日报】甘薯产业,好种还需育好苗
发布时间:2020-01-14 11:15
来源:作物所
点击量:
分享到
0
字体:

来源:福建日报,2020年1月3日

  

  

甘薯是福建第二大粮食作物。近年来,甘薯产业病虫害频发。在福鼎市,不少以淀粉加工为主导产业的乡镇,便因薯瘟病高发而绝收,陷入无薯可种的境地。

省农科院薯类科技团队致力于科技扶贫和产业振兴,为当地筛选出优质抗病淀粉型新品种“福薯604”,并优化栽培技术,破解产业危机。

由于种植户习惯自家留种薯育苗,无毒健康苗供应不足,病虫害蔓延与种性退化速度加快依然不可避免。业者呼吁,建立甘薯种苗繁育产业化基地,保障标准化无毒健康种苗供应是当务之急。

管阳镇险些无薯可种

甘薯是福鼎的代表产业,全市种植面积超过5万亩。淀粉及相关副食品加工,是其主要利用方向。管阳镇则是福鼎甘薯主产区,也是全市淀粉、粉丝加工最集中的乡镇。

“2019年行情不俗,11月底就陆续有客商上门收购,不到一个月,20多吨甘薯淀粉便销售一空,每吨收购价近1.3万元。”管阳镇天竹园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吴守丽说,这些淀粉主要用作福鼎肉片、粉丝、溜溜,寿宁金丝扣等闽东特色小吃的原料。吴守丽所在的天竺村,就分布着20来家淀粉加工坊,年产淀粉近千吨。

但几年前,管阳却险些无薯可种。

“受薯瘟病影响,甘薯产量急转直下。”59岁的吴守丽是村里的老薯农,长期种植单一品种“铁薯”。该品种引自临县浙江泰顺,因薯块质地偏硬而得名。得益于近20%的高出粉率,十数年间,铁薯始终是福鼎的当家薯种。但2008年开始,随着种性退化,高发的薯瘟病,动摇了它的地位。“每年减产近30%,2013年时,我们基地每亩仅收获150公斤不到。”

薯瘟病是甘薯的毁灭性病害,1971年由外省传入福建。福鼎是全省最早发现薯瘟病,也是病害最为严重的产区。一旦发病,甘薯植株全部枯死,薯块发臭无法食用。2014年,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邱永祥曾在管阳进行走访,发现全镇甘薯薯瘟病发病率近90%,受病害影响,部分地块亩产低至数百斤。

“由于薯瘟病猖獗,大面积绝收屡见不鲜,农民面临无薯可种的窘境,甘薯面积逐年缩减,家家户户洗淀粉的繁忙景象一度消失。”邱永祥说,以福建为代表的南方薯区,普遍面临甘薯薯瘟病、甘薯蔓割病和小象甲虫等“两病一虫”困扰。目前,除了甘薯蔓割病,其他病虫害尚未得到有效防控。

因此,培育抗性品种成为不二法门。品种更新换代迫在眉睫。

新品种带来的新转机

2014年,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启动福鼎甘薯产业帮扶计划,并确定了选种目标——产量高、适应性强、出粉率高,具有较强的薯瘟病抗性。

该所主持的福建省种业工程创新项目、福建省薯类重大专项为此提供了大量新品种新技术,为产业帮扶插上了科技的翅膀。

“上世纪70年代以来,福建甘薯育种发展稳健。”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邱思鑫表示,福建甘薯育种不乏亮点。其中,叶菜用甘薯育种保持国内领先水平,鲜食型品种育种处于国内先进水平,淀粉加工型品种不断突破,同时储备了一批极具特色的甘薯品系。

此外,在抗薯瘟病方面,省农科院薯类科研团队积累了大量数据。2010年,国家甘薯产业技术体系甘薯薯瘟病田间鉴定圃,落地福鼎市叠石乡,成为我国唯一的授牌认可的鉴定圃。“我们每年鉴定来自全国的甘薯新品种新材料200多份,获得了大量珍贵的科学数据,为抗病品种的引进提供科学依据。”邱永祥说。

几年间,邱永祥团队累计引进新品种62个。最终,省农科院选育的“福薯604”脱颖而出。

“‘福薯604’是高产、高淀粉的抗瘟新品种。”邱永祥说,多年测产数据表明,“福薯604”在福鼎的亩产普遍在2200公斤以上,出粉率较高。提取的淀粉质量比“铁薯”来得软糯,更适宜加工成粉丝、福鼎肉片等产品。更重要的是,在福鼎种植后,甘薯薯瘟病发病率不到10%。

为推广新品种,省农科院、宁德市农业农村局、福鼎市农业农村局汇聚科技扶贫合力,共同开展品种展示、生产示范、种苗无偿供应等,引导薯农更新品种。有了良种还需要良法。科技队伍还通过实用技术培训,推广增施有机肥、水旱轮作、斜纹夜蛾性诱剂防治等高产栽培与绿色防控技术,助力甘薯产业转型。

吴守丽所在的天竹园农业专业合作社,是“福薯604”的第一批示范基地。“好的地块,亩产超过3000公斤,比老品种高出不少。”吴守丽说,新品种的引进,使无薯可种的困境得以迎刃而解。经过了数年的推广,2019年,“福薯604”已实现了全面替代“铁薯”。

健康种苗供应正当时

“福薯604”成了福鼎甘薯产业的救星,但甘薯薯瘟病威胁并未完全解除。

邱永祥发现,尽管新品种推广不过两三年,但在个别地块,已出现发病率上升的迹象。这与农户自家留种育苗的习惯不无关系。

“每年,薯农选择品相较好的薯块作为种薯,第二年清明前半个月在边角地种下,个把月便能出苗移栽。”吴守丽说,“福建较为温暖的气候,为甘薯留种创造了条件,但也加剧了种性退化速度,未经脱毒处理,病菌逐年累积,虫卵难以有效去除,加上育苗方式粗放,缺少壮苗措施,育出来的种苗抵抗力弱,更易受病虫害侵扰。”

邱永祥认为,家庭育苗方式已不合时宜。应对甘薯病虫害,健康种苗供应与育种创新同等重要。

“近年来,甘薯病虫害发生严重,除了传统的‘两病一虫’外,还出现了甘薯黑腐病、甘薯茎基腐病、甘薯病毒病等新病害。”邱永祥说,由于在育种上缺乏抗病资源,在栽培上病虫害发生规律不明等原因,短期内通过抗病品种选育或药剂防治,效果有限。因此,最有效的方式便是推广无毒健康种苗,断绝病原、害虫虫卵通过薯苗传播。

事实上,早在上世纪70年代,福建便开始建立甘薯育苗基地,进行无病壮苗研究。其中,最为成功的当属莆田甘薯育苗基地的建立,担负着为全省薯区提供优质种苗的任务。但随着全省农业结构调整,甘薯种植规模迅速下降,全省甘薯育苗基地所剩无几,各家各户分散育苗的方式成为主流。

邱永祥建议,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鼓励农业企业、专业合作社、家庭农场建立健康种苗标准化繁育基地,同时健全甘薯种苗质量溯源机制,确保生产用苗的质量安全,从源头上保障甘薯生产的健康发展。

这一进程正有序推进。去年,省农科院作物所培育的甘薯新品种“福薯24”,完成了品种使用权转让。这是福建省首个甘薯品种使用权实质性授权。眼下,“福薯604”的授权也已完成签约。获得品种授权的企业,将利用优质品种资源生产优质健康种苗,推进甘薯种苗供应的标准化与规范化。

“做大做优甘薯产业,品种与种苗是基础工作。”邱永祥说,作为最早引种甘薯的省份之一,福建甘薯的转型之路依然漫长,推广高产绿色栽培技术、攻克机械化瓶颈、提高产品精深加工水平、推进三产融合等都是重要议题。

 (记者 张辉 通讯员 邱永祥、邱思鑫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